新宿中央公園


——早上,新宿中央公園,天空一片蔚藍——


「好清爽的天氣,又一個美好的早晨呢!」

香走在我前頭,一邊向上伸展雙手,一邊緩緩地走過草地前的步道。
陽光照射在她白皙的皮膚上,修長的身上。

對於掃除黑暗社會垃圾、滿身污穢的我。。。
總是覺得,與日照格格不入。

這種光線,太耀眼。

對啊,真的很耀眼。
她的熱度,我是感受到的,可是,我沒法直視,也好像。。。不配擁有。

自從與這傢伙成為拍檔,像幽暗的環境不斷透進光線。
原本的寂靜世界,光景都改變了。

可是,我有資格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在這樣的世界嗎?

我能夠,抱緊這種温暖嗎?

一直,找不出答案。。。

週日早上悠閒地在公園散步這種事,換了是以前的我,簡直天荒夜譚。




「這種沒委托的日子,在家好好休養生息不是更好嗎?(呵欠)」

「再不出來走走,吸收陽光和呼吸新鮮空氣,我怕你這夜行性大叔會衰老更快!」

「甚麼?!我可是萬年二十歲,年輕英俊,又受漂亮女生歡迎的小獠啊!倒是你,這歲數新陳代謝不復當年,當心皮膚曬出雀斑來,變成老太婆啊!(竊笑)」

「你。。。你!!!」

「哈哈,跟你開玩笑而已!」

「一點都不好笑!」

「生氣會出皺紋啊。」

「哼——」

這傢伙,明明好想發怒,卻因為在意我的話,沒有反駁。
捉弄她,真的很好玩(笑)


步道上,不是年輕情侶,就是夫婦帶着孩子,或爺爺奶奶年紀的結伴來散步。

我們二人,看起來,像甚麼呢?

沒工作的,工作伙伴二人?(笑)


「獠,我們二人。。。看起來,像不像。。。你說像不像?」

「像不像甚麼?」這傢伙,又來了,又來了,又來妄想套我說話嗎?

「像不像。。。約會中的。。。戀人?」

「當然不像~」

「哈哈(汗)。。。果然,都知道你會答這個(苦笑)」

「這樣———」

    我一手把香拉到我的身旁,從後擁着她的肩膀。

「———才會像戀人。」


「獠///————」

「陽光,很温暖呢。」

「嗯///(害羞)」

「這樣走在一起,挺舒服。」

「嗯///(害羞)」

「偶然這樣也不錯吧。」


眼前,一對恩愛的老夫婦,說說笑笑,手挽手慢慢的走過。


「獠,如果。。。有一天你變成老公公。。。」

「嗨!我是萬年二十歲的———」

「不,我想說,如果,將來你變成老公公,我變成老太婆。。。還是希望,可以挽着你一起走,一起享受這温暖的日光。」

香突然環抱着我的腰,臉緊緊的貼在我的胸膛。

香。。。

你。。。。

「看起來,好幸福。」

「啊?」香把臉往上瞧。

「我說那對老夫婦(微笑)。」


我擦了擦香頭頂的小捲毛,嘴巴靠近她的前髮,深深的吸了一下,再昂首,望一下耀目的天空。

這是屬於我的天空,我的陽光。





继续阅读 »

「飲啊~~~~~~ 哈哈哈~~~~~~ 再飲再飲~~~~~~~ 哈哈哈~~~~~~~~♡」

海坊主和美樹的婚禮,奧多摩教堂遇襲事件後一個月,在Cat's Eye舉行了祝賀美樹康復的派對。席上,香最後竟然喝得泥醉。

「喂喂喂,給我適可而止啊。。。」獠一臉無奈。

「哼哼,每次派對最後喝到倒下的人,總是兩個色男,今次竟然有一個是香,有趣。」海坊主一邊收拾着桌上的食器一邊笑說。

「還好說!?剛才如果不是和惠在,看我會不會把那色鬼打昏!!」獠突然怒上心頭。

「冴羽先生,是你自己不好,派對中途跑出去搭訕,米克才有機會和香小姐對飲。」霞看不過眼。

「和惠小姐真可憐,還要扶着那頭醉貓回家。」美樹在吧枱上托着頭嘆息。

「米克與和惠小姐那邊,麗香跟他們一塊走,應該沒問題吧。。。」冴子安心地說。

「讓人擔心的是.........」眾人的目光移向落地玻璃旁,沙發那邊。

「哇哈哈哈哈哈~~~」香一會兒坐在沙發上,一會兒儍笑「我要跳舞,我要跳舞!!!~~~哈哈哈哈哈~~~」一會兒又彈起來,手舞足蹈。。。

「可麻煩了,香這傢伙,醉得誇張。。。」獠扁起雙眼,呆着臉。

「每一次派對後香都得把你這色鬼抬回家,這次到你受了。」海坊主露齒笑。
「呵呵,活該。」冴子毫不同情的偷笑。

「話說回來,香小姐酒量一向不錯,怎麼今天兩杯就醉成這個樣子?」美樹充滿疑惑。

「這傢伙,看見美樹你無事安好,大概高興過頭吧。」
「那次你俩的婚禮受破壞,都是我們害的,美樹受的傷,她一直耿耿於懷。我也應該,跟你們說聲對不起。」獠不好意思的,手邊擦着頭邊說。

「哼,不是說過這樣的婚禮才像我們的風格嗎?你當天不請自來早就料到會發生這種事,別來道歉這一套,難看死了!!況且美樹有我照顧,根本不用擔心,哼。。。///」海坊主開始臉紅冒煙///

「原來是這樣啊。。。」美樹的手放到嘴邊,一秒間若有所思。
「噗!」不過,看到自己的男人的尷尬臉,她又忍不住笑出來。

「香小姐的確是,內心非常温柔的人呢!而且美樹小姐看起來,有像香小姐的姐姐一樣,這一個月來她一直很擔心美樹小姐的傷勢,差不多每天都來慰問。」霞感動的表示。

美樹內心也感到非常温暖。

這時,香已靜下來,躺在沙發上睡着了。

美樹走到香的身邊,用自己的雙手握着她的手。
「謝謝你,香小姐,我沒事啊,過得好幸福,你也要,努力爭取自己的幸福啊。」雖然其他人聽不到,美樹可是在心裡說出。

「好了,時候不早,我也要回家處理文件」冴子拿起包包,推門準備離開:「那麼,先走了~Good Night♡」

「冴子~嗚~~你要剩下我嗎?那香怎麼辦?我只有一個人你都不幫我?」獠哭着鬧要拉住冴子~

「獠,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帶香小姐回家這種事也做不了?真是的,如果你不好好照顧香小姐,槙村和我也會生氣!我要走喇,下次再見♡」

「沒趣///」獠不屑的扁扁嘴。。。

「冴羽先生,早點帶香小姐回去吧,在這裡睡會著涼的。」霞笑說。

「要帶也帶個可愛的回家,美樹~~~~♡ 霞~~~~♡」獠色迷迷的想撲向美樹和霞———

「給我滾開!!!」海坊主一個銀托盤拍到獠的臉上!

「哇~~~好痛!!!這章魚頭,想要我的命嗎?!」獠按着紅腫的額頭流着淚。

「別撒賴,我們還要打掃店子!」海坊主沒好氣的說。

「哼,可惡///」
獠只好垂頭喪氣的,走到沙發旁,蹲到香的前面,背對着香側臥的身體,純熟的將香移到自己的背上。

「重死了!」獠一邊嘮嘮叨叨,一邊把香隱固好。

「冴羽先生!」美樹從吧台急忙的走出來,幫獠拉開門。

「謝謝你,美樹。」

獠的眼神突然改變,温柔的給美樹報以一個微笑,背着香轉身離開。

美樹感到有點驚訝。。。:「冴羽先生。。。!」

「嗯?」獠回頭。

「呀。。。不。。。別客氣。」美樹停下來,笑了一笑。

獠再次望向美樹,以平常不會出現的笑臉:「先走了。」

「路上小心。」美樹送他們出店外。

獠向前走,背向美樹,揮揮手。


回家的路上,香似醒還睡的,伏在獠的背上,一時說出無意識的句子,一時哼起歌來。

「今晚這條路變得好慢長,唉。。。」獠瞳孔移向這個醉醺醺的拍檔人,沈甸甸的繼續背着她走路。

「好。。。温暖。。。」「最。。。喜歡你。。。」香雙手環抱着獠,含糊的吐了幾個字。

獠吃驚的停了一下。。。「這傢伙。。。」有點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又有點窩心。。。

「最。。。喜歡。。。哥哥。。。」香再夢囈。。。

「。。。原。。。原來是。。。哥哥。。。」獠苦笑///
「我是笨蛋嗎?。。。唉(-_-|||」

「獠。。。大笨蛋。。。」香繼續說出無意識的字句。

獠:「。。。(¬_¬|||。。。」


好不容易,終於回到冴羽公寓。

獠背香到她的房間。
把香安頓在床上,替她脫去鞋子和外套,再用熱毛巾給她的臉擦一擦,然後蓋上被子。

獠關燈,轉身打算回自己的房間。

「獠。。。獠。。。」香嘴裡緩緩的,呼嚕呼嚕的叫了幾次獠的名字。

「你今晚叫我到底叫了多少次?睡着總是會駡人笨蛋的笨蛋。。。」因為整晚被駡笨蛋,獠有點洩氣。

「獠。。。。花球。。。採到。。。給你看。。。給你。。。。」香停不了的夢話,眼睛還是沒張開:「。。。看。。。杜鵑。。。」

「吓?!」獠沒好氣的回頭看一看,香手裡竟然真的拿着甚麼。。。

「這是?」獠彎下腰,輕輕的,打開香的手,她握着的是———

「。。。薄荷葉?!」。。。(¬_¬|||。。。

「原來是紅茶用的。。。薄荷葉。。。」獠心想,這傢伙甚麼時候拿的?剛才在Cat's Eye她都沒喝薄荷茶。

獠打算從香手上拿下薄荷葉的時候,他發現香的手背有水痕———

「咦。。。?!」房間沒開燈,有點暗,獠仔細看一看,香的眼底,有淚痕。

「剛才明明沒有的。。。」獠有點不安,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怎麼突然流淚了。。。」

正當獠在猶豫之際,本來平臥的香轉身,側向獠的一旁,捉緊着獠的右手。

「呀。。。怎麼辦。。。捉得好緊。。。」獠開始荒亂,想移開香的手又做不到。。。


「獠。。。留。。。」香的眼眶再滲出淚水。

獠看見這情景,呆站了一秒。。。然後,坐到香的床上,慢慢的躺在香的身邊。。。

獠的右手一直沒離開香。

獠把蓋着香的被子拿起一半,蓋到自己身上。

「這床真狹小。。。被子又那麼短。。。」
「移近一點吧。。。否則我會掉下去」
獠緩緩的,將身體移得更接近香。

香臉上的淚痕,獠用左手輕輕的擦去。

「。。。喜。。。歡。。。」香又再說夢話。

「想起哥哥所以哭吧?」獠傷感而温柔的凝視着香。

「獠。。。」香再絲絲絮語「。。。愛。。。你。。。」

「。。。。。。」獠這刻,睜大雙眼,說不出話來。

獠把左手放到香的髮上,輕撫一下,再落到腰後,慢慢的,緊緊的,擁她入懷。

二人此時,如戀人般,在床上貼着身體。

「這句話,明天到你醒來時,還會再跟我說一次嗎?」

獠在香的前額輕輕的印下一吻。

「這是給你搶到花球的讚賞。讓你當我一晚的新娘吧,純情版的。」獠偷偷微笑。


「雖然,這樣到明早的話,你一睜開眼,肯定會把我打個半死。」獠苦笑:「不過,算了,沒所謂啦。」


「晚安,最愛的拍檔。」

獠說罷,將自己的唇,重叠在香的唇上,沉醉在這難得的一夜。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