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中央公園


——早上,新宿中央公園,天空一片蔚藍——


「好清爽的天氣,又一個美好的早晨呢!」

香走在我前頭,一邊向上伸展雙手,一邊緩緩地走過草地前的步道。
陽光照射在她白皙的皮膚上,修長的身上。

對於掃除黑暗社會垃圾、滿身污穢的我。。。
總是覺得,與日照格格不入。

這種光線,太耀眼。

對啊,真的很耀眼。
她的熱度,我是感受到的,可是,我沒法直視,也好像。。。不配擁有。

自從與這傢伙成為拍檔,像幽暗的環境不斷透進光線。
原本的寂靜世界,光景都改變了。

可是,我有資格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在這樣的世界嗎?

我能夠,抱緊這種温暖嗎?

一直,找不出答案。。。

週日早上悠閒地在公園散步這種事,換了是以前的我,簡直天荒夜譚。




「這種沒委托的日子,在家好好休養生息不是更好嗎?(呵欠)」

「再不出來走走,吸收陽光和呼吸新鮮空氣,我怕你這夜行性大叔會衰老更快!」

「甚麼?!我可是萬年二十歲,年輕英俊,又受漂亮女生歡迎的小獠啊!倒是你,這歲數新陳代謝不復當年,當心皮膚曬出雀斑來,變成老太婆啊!(竊笑)」

「你。。。你!!!」

「哈哈,跟你開玩笑而已!」

「一點都不好笑!」

「生氣會出皺紋啊。」

「哼——」

這傢伙,明明好想發怒,卻因為在意我的話,沒有反駁。
捉弄她,真的很好玩(笑)


步道上,不是年輕情侶,就是夫婦帶着孩子,或爺爺奶奶年紀的結伴來散步。

我們二人,看起來,像甚麼呢?

沒工作的,工作伙伴二人?(笑)


「獠,我們二人。。。看起來,像不像。。。你說像不像?」

「像不像甚麼?」這傢伙,又來了,又來了,又來妄想套我說話嗎?

「像不像。。。約會中的。。。戀人?」

「當然不像~」

「哈哈(汗)。。。果然,都知道你會答這個(苦笑)」

「這樣———」

    我一手把香拉到我的身旁,從後擁着她的肩膀。

「———才會像戀人。」


「獠///————」

「陽光,很温暖呢。」

「嗯///(害羞)」

「這樣走在一起,挺舒服。」

「嗯///(害羞)」

「偶然這樣也不錯吧。」


眼前,一對恩愛的老夫婦,說說笑笑,手挽手慢慢的走過。


「獠,如果。。。有一天你變成老公公。。。」

「嗨!我是萬年二十歲的———」

「不,我想說,如果,將來你變成老公公,我變成老太婆。。。還是希望,可以挽着你一起走,一起享受這温暖的日光。」

香突然環抱着我的腰,臉緊緊的貼在我的胸膛。

香。。。

你。。。。

「看起來,好幸福。」

「啊?」香把臉往上瞧。

「我說那對老夫婦(微笑)。」


我擦了擦香頭頂的小捲毛,嘴巴靠近她的前髮,深深的吸了一下,再昂首,望一下耀目的天空。

這是屬於我的天空,我的陽光。





继续阅读 »

BAR


theme song♪ SWEET TWILIGHT




晚上,新宿歌舞伎町。


座落於這條喧鬧街道,每晚客如輪轉的某酒吧內。




「獠?」

「真的是你啊? 好久不見,最近怎麼沒來了?」


「小雪?」
對於眼前的漂亮女性,獠看一眼便叫出了名字。


「沒。。。最近。。。有點忙。」
獠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


「有・點・忙・・・嗎?」「噗。」
「我昨天才跟店長說,看不見你週圍搭訕,這裡也變靜了。」


「別這樣說呀,哈哈。」
獠邊用手擦着後腦,邊笑道。


「很忙的小獠(竊笑),到底在忙甚麼啊?新宿最近不是很太平嗎?」
「還是,你,在忙私事?(竊笑)」

「跟香小姐,有好好進展吧?」


「嗨,怎麼說到這個了?」
獠揚起嘴角,不屑的笑一下。


「還裝儍啊?整個歌舞伎町都知道,你跟香小姐現在的關係。」


「這。。。會有甚麼關係?她一直是我的拍檔啊。」
獠一邊拿起酒杯,一邊喝着威士忌,合上雙眼淡淡然的說。


「色鬼小獠,也有害羞可愛的一面(竊笑)」


「你現在才發現我的優點太遲了吧?(笑)」
獠囂張起來。


「遲也好早也好,發現你的優點又怎樣,反正你的心裡,一直只有一位女性」
「你看,愈來愈不需要我們了,現在更甚,連來都不來一下~」


「怎會不需要你們,沒美女們的晚上小獠總是生不如死!」
獠扁起嘴巴。


「是~~~嗎~~~?(鄙視)」

「沒你在的新宿夜店都失色了,不過街上的女孩子們都變得安全(笑)。」
「這樣才是大家最想看到的」


「哼,又想說我整天在騷擾女生嗎?我可是最令美女們快樂的男子漢啊!要給你再看看衝動小獠的真本色嗎?」
獠大概有點醉意,想開始解放。


「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兩情相悅、出生入死的兩人以真心相向,不是最好嗎?」


「。。。原來在跟我說教啊?」
獠沒趣的回答,再次拿起酒杯。


「你這傢伙,找到個真心愛你的人,要珍惜。」


「小雪你真心愛我的話,我也會很珍惜你,特別在床上♡」
獠眯起眼晴,色迷迷的表情向着眼前這位美人。


「好喔~♡ 今晚要來我家嗎,獠?」


「咦!咦。。。」
獠被突然的答允,嚇了一下。

「哇哈哈,小獠好開心~♡好幸運啊,可是今晚要工作!對,要工作!」
「時間都差不多,我得走了,改天再跟你拿這個幸運可以嗎?」
嬉皮笑臉的獠,露出期待的表情。


「說・笑・而・矣・~!(噗)」
「香小姐上次有幫我趕走那幫麻煩的小混混,我才不要做背叛她的事!」
「而且,你說謊的技巧變得那麼差,我都被拒絕了,才不要等一個已對我沒興趣的男人!傷我心~」


「原來在戲弄我!」
獠有點不悅。


「你啊,早點回家吧,再不回去就讓另一女性傷心了,別害香小姐每晚擔心你。」


「哼。」獠苦笑。


「那麼,下次再見,小雪。」
獠微笑,跟美女揮手道別,推開酒吧大門離開。





門外。


♪ring~♪ring~♪ring~♪(手機着信鈴聲響起)

獠拿起手機,接聽電話。


「喂,嗯嗯」


「工作完成了,放心吧,其他的交給了冴子。」


「對了,香.......」


「.........沒, 沒甚麼, 我現在回來。」



獠掛掉電話,把手機放進大衣口袋,從容的步往回家方向。










黎明時份。


二人腳步蹣跚的回到冴羽公寓。


獠先進入大廳,香隨後把門關上。


這一刻,香留意到,地上多了幾瓣血跡,剛落下的,鮮血的顏色。

香迅即轉身望向獠, 注視他的左腕。


外套袖子滲着血,血從手腕往下流,到指尖,滴落地板。


「獠!。。。我。。。我先替你處理這個,對。。。對不起!」

香說罷,慌忙的轉身打算去拿藥箱。


可是,獠二話不說,走到香的身邊,用沒受傷的右手,拉住了她。


看着愣了的香,獠嘆了一口氣。

「你急甚麼啊?這很平常吧。」


「對。。。對不起!」

香別過臉,眼晴看着地板不敢直視獠。


因為,這染血的左手,是她的失誤而弄成。


數小時前的事件中,獠為救香,抱着她避過了爆炸,卻被飛出來的玻璃碎片割傷手腕,傷口挺深。


「又不是第一次,我沒事,別在意。」

獠把捉緊香的手放鬆,輕輕的說出。


「就因為不是第一次令你受傷,我。。。我!」

焦急的語調,但視線開始矇矓沒法再說下去,香的聲音變得吞吐。

「獠。。。對。。。對不起。。。」



「好了!」

「都說沒事,不要再道歉,一點都不像你!」

獠凝視着站在自己前面卻看不到表情的香。

想了想。。。

用右手摸了摸香頭頂,那捲捲的棕髮絲。。。



然後  一手擁香入懷中。。。




「這樣,可以安心點吧?」

獠帶點輕佻的笑,安慰着香。



對着獠突如其來的温柔,香更不知所惜,雖然身體已伏在獠的胸膛,但臉還是對着地下。


二人這樣維持了幾秒。。。



「臉要看地板看到甚麼時候啊你?」

獠皺起了眉,把那染血的左手掌心,放到香的臉頰上!!
讓香一直別着的臉,轉到自己眼前,用那淌血的手。。。


香被那血手心和舉動嚇了一跳
「哇——///」

「這是給你的懲罰!哼(笑)」

「再有下次,這手要碰的,就不只是臉頰。。。」 獠不懷好意的說。


「絶——絶對不會有下次!!!」 香馬上推開獠,尷尬的、內外皆紅的臉,語帶相關的回應。


「好決絶的傢伙!」 獠苦笑。


「要是我真的碰,根本毋須等下次對吧」 獠眼光變堅定。


「說——說甚麼啊你。。。」 香的臉繼續火燙。

「傷口不處理不行,我還是去拿藥箱過來!」 香甩開獠,急促逃離魔掌。



「儍~瓜~」


有點可惜,不過整了香一下,獠也覺得挺好玩。



只是,獠內心最希望的,並不是捉弄她。




二人,還要點時間。













## 後記: 寫完後總覺得在哪裡看過的情節, 如有雷同不要打我, 年紀大記性不好怕用了人家的靈感不自知(>_<) 有這情況的話請告訴我, 我馬上刪! ##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