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大家來看劣作(笑)

可能很久才會寫一篇, 說不定一年半載, 請省卻定期查閱(笑)
有更新的話我再給大家厚顏告知(笑)

18禁大概寫不了, 都是原作程度, 平淡的, 或者原作以上加少許糖份...

也會有點灰暗(個人僻好...)

這幾個月要努力做另一作業, 這邊算是一個偷閒和釋放的空間...

因為自小沒用功, 很少看書, 用字不豐富, 文章不流暢, 故事沉悶, 結構差......

儘管如此, 可以用母語跟各位分享對獠香的愛, 非常高興!

希望不會弄崩壞原作的角色...(汗)

💕 再次感謝大家 💕

(*'ω'*)


yee




** 因為目前篇數不多, 先不作list, 也不用替我宣傳, 呵呵, 圍內朋友來玩已經很高興了 **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日   中學三年級

≪我印象最深刻的人≫

今天天氣極度潮濕,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掙扎起床,當我睜開惺忪的睡眼,準備揭開被子的時候,我發覺貼在牆上的一個月曆掉了下來,看來因天氣太潮濕,膠紙也鬆脫了,連月曆的紙也因為吸了水份,有很多「波紋」出現。我趕忙走出廳,拿了一卷膠紙回房,重新將月曆貼好,然後才繼續我起床後應該做的事。

因為他,我會突然把生活規律弄翻,有他的月曆,我會特別保存得好,他就是我現在最欣賞的人--城市獵人孟波。

他只是一個虛構的漫畫人物,我這麼欣賞他,可能顯得很幼稚。但是,虛構人物比真實人物多一個好處,就是可以隨作者的心意而美化得極完美,亦能避免說話時發生出錯而受到別人對那缺點的批評,我亦能安心地看他最優越的一面。

他最吸引我的地方,是那種瀟洒的性格,需要「正經」時就嚴肅非常,無論遇着任何困難,也從容面對,我自問做不到這一點,所以我對工作認真的人會十分敬慕,只因我未到這個地步。

我不時會想起他,他那高佻的身形和銳利的目光經常在我腦中打轉,當我在無聊時看看他,心情也會變得開朗,在考試期間看到他,我會感到有人在我身旁鼓勵我發奮向上,縱使這是我自己的幻想,但他在我平時枯躁的生活中,的確帶給我不少安慰,我不知道我將來對他的印象會改變與否,但我相信他必定會在我的記憶中佔一席位,皆因他已侵佔了我整個初中生涯呢!




※ 老師評語:「行文流暢,結構亦見緊密!」

=======================================================

...............如果我是老師,看到以上的作文功課後恐怕只懂畫三行黑線|||

不過,老師普遍都親切包容,還有力氣給評語(笑)。

以上,是本人在中三時的中文作文(笑)。今天重溫「大作」,帶給自己好多懷念和歡樂…不,是爆笑才對!哈哈,當年真夠厚顏把「城市獵人」融入課堂作文,還怕老師不懂誰叫「冴羽獠」,忍痛使用非常厭惡的中譯名「孟波」。雖然內容空洞又寫不出甚麼要點個性讓人認同他可以令我印象深刻(笑),但是有確切地記錄了我當年的瘋狂。一字一句都那麼天真,這就是我的青春!哈哈哈哈~~~

作文1

作文2

作文3
新宿中央公園


——早上,新宿中央公園,天空一片蔚藍——


「好清爽的天氣,又一個美好的早晨呢!」

香走在我前頭,一邊向上伸展雙手,一邊緩緩地走過草地前的步道。
陽光照射在她白皙的皮膚上,修長的身上。

對於掃除黑暗社會垃圾、滿身污穢的我。。。
總是覺得,與日照格格不入。

這種光線,太耀眼。

對啊,真的很耀眼。
她的熱度,我是感受到的,可是,我沒法直視,也好像。。。不配擁有。

自從與這傢伙成為拍檔,像幽暗的環境不斷透進光線。
原本的寂靜世界,光景都改變了。

可是,我有資格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在這樣的世界嗎?

我能夠,抱緊這種温暖嗎?

一直,找不出答案。。。

週日早上悠閒地在公園散步這種事,換了是以前的我,簡直天荒夜譚。




「這種沒委托的日子,在家好好休養生息不是更好嗎?(呵欠)」

「再不出來走走,吸收陽光和呼吸新鮮空氣,我怕你這夜行性大叔會衰老更快!」

「甚麼?!我可是萬年二十歲,年輕英俊,又受漂亮女生歡迎的小獠啊!倒是你,這歲數新陳代謝不復當年,當心皮膚曬出雀斑來,變成老太婆啊!(竊笑)」

「你。。。你!!!」

「哈哈,跟你開玩笑而已!」

「一點都不好笑!」

「生氣會出皺紋啊。」

「哼——」

這傢伙,明明好想發怒,卻因為在意我的話,沒有反駁。
捉弄她,真的很好玩(笑)


步道上,不是年輕情侶,就是夫婦帶着孩子,或爺爺奶奶年紀的結伴來散步。

我們二人,看起來,像甚麼呢?

沒工作的,工作伙伴二人?(笑)


「獠,我們二人。。。看起來,像不像。。。你說像不像?」

「像不像甚麼?」這傢伙,又來了,又來了,又來妄想套我說話嗎?

「像不像。。。約會中的。。。戀人?」

「當然不像~」

「哈哈(汗)。。。果然,都知道你會答這個(苦笑)」

「這樣———」

    我一手把香拉到我的身旁,從後擁着她的肩膀。

「———才會像戀人。」


「獠///————」

「陽光,很温暖呢。」

「嗯///(害羞)」

「這樣走在一起,挺舒服。」

「嗯///(害羞)」

「偶然這樣也不錯吧。」


眼前,一對恩愛的老夫婦,說說笑笑,手挽手慢慢的走過。


「獠,如果。。。有一天你變成老公公。。。」

「嗨!我是萬年二十歲的———」

「不,我想說,如果,將來你變成老公公,我變成老太婆。。。還是希望,可以挽着你一起走,一起享受這温暖的日光。」

香突然環抱着我的腰,臉緊緊的貼在我的胸膛。

香。。。

你。。。。

「看起來,好幸福。」

「啊?」香把臉往上瞧。

「我說那對老夫婦(微笑)。」


我擦了擦香頭頂的小捲毛,嘴巴靠近她的前髮,深深的吸了一下,再昂首,望一下耀目的天空。

這是屬於我的天空,我的陽光。





继续阅读 »

「飲啊~~~~~~ 哈哈哈~~~~~~ 再飲再飲~~~~~~~ 哈哈哈~~~~~~~~♡」

海坊主和美樹的婚禮,奧多摩教堂遇襲事件後一個月,在Cat's Eye舉行了祝賀美樹康復的派對。席上,香最後竟然喝得泥醉。

「喂喂喂,給我適可而止啊。。。」獠一臉無奈。

「哼哼,每次派對最後喝到倒下的人,總是兩個色男,今次竟然有一個是香,有趣。」海坊主一邊收拾着桌上的食器一邊笑說。

「還好說!?剛才如果不是和惠在,看我會不會把那色鬼打昏!!」獠突然怒上心頭。

「冴羽先生,是你自己不好,派對中途跑出去搭訕,米克才有機會和香小姐對飲。」霞看不過眼。

「和惠小姐真可憐,還要扶着那頭醉貓回家。」美樹在吧枱上托着頭嘆息。

「米克與和惠小姐那邊,麗香跟他們一塊走,應該沒問題吧。。。」冴子安心地說。

「讓人擔心的是.........」眾人的目光移向落地玻璃旁,沙發那邊。

「哇哈哈哈哈哈~~~」香一會兒坐在沙發上,一會兒儍笑「我要跳舞,我要跳舞!!!~~~哈哈哈哈哈~~~」一會兒又彈起來,手舞足蹈。。。

「可麻煩了,香這傢伙,醉得誇張。。。」獠扁起雙眼,呆着臉。

「每一次派對後香都得把你這色鬼抬回家,這次到你受了。」海坊主露齒笑。
「呵呵,活該。」冴子毫不同情的偷笑。

「話說回來,香小姐酒量一向不錯,怎麼今天兩杯就醉成這個樣子?」美樹充滿疑惑。

「這傢伙,看見美樹你無事安好,大概高興過頭吧。」
「那次你俩的婚禮受破壞,都是我們害的,美樹受的傷,她一直耿耿於懷。我也應該,跟你們說聲對不起。」獠不好意思的,手邊擦着頭邊說。

「哼,不是說過這樣的婚禮才像我們的風格嗎?你當天不請自來早就料到會發生這種事,別來道歉這一套,難看死了!!況且美樹有我照顧,根本不用擔心,哼。。。///」海坊主開始臉紅冒煙///

「原來是這樣啊。。。」美樹的手放到嘴邊,一秒間若有所思。
「噗!」不過,看到自己的男人的尷尬臉,她又忍不住笑出來。

「香小姐的確是,內心非常温柔的人呢!而且美樹小姐看起來,有像香小姐的姐姐一樣,這一個月來她一直很擔心美樹小姐的傷勢,差不多每天都來慰問。」霞感動的表示。

美樹內心也感到非常温暖。

這時,香已靜下來,躺在沙發上睡着了。

美樹走到香的身邊,用自己的雙手握着她的手。
「謝謝你,香小姐,我沒事啊,過得好幸福,你也要,努力爭取自己的幸福啊。」雖然其他人聽不到,美樹可是在心裡說出。

「好了,時候不早,我也要回家處理文件」冴子拿起包包,推門準備離開:「那麼,先走了~Good Night♡」

「冴子~嗚~~你要剩下我嗎?那香怎麼辦?我只有一個人你都不幫我?」獠哭着鬧要拉住冴子~

「獠,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帶香小姐回家這種事也做不了?真是的,如果你不好好照顧香小姐,槙村和我也會生氣!我要走喇,下次再見♡」

「沒趣///」獠不屑的扁扁嘴。。。

「冴羽先生,早點帶香小姐回去吧,在這裡睡會著涼的。」霞笑說。

「要帶也帶個可愛的回家,美樹~~~~♡ 霞~~~~♡」獠色迷迷的想撲向美樹和霞———

「給我滾開!!!」海坊主一個銀托盤拍到獠的臉上!

「哇~~~好痛!!!這章魚頭,想要我的命嗎?!」獠按着紅腫的額頭流着淚。

「別撒賴,我們還要打掃店子!」海坊主沒好氣的說。

「哼,可惡///」
獠只好垂頭喪氣的,走到沙發旁,蹲到香的前面,背對着香側臥的身體,純熟的將香移到自己的背上。

「重死了!」獠一邊嘮嘮叨叨,一邊把香隱固好。

「冴羽先生!」美樹從吧台急忙的走出來,幫獠拉開門。

「謝謝你,美樹。」

獠的眼神突然改變,温柔的給美樹報以一個微笑,背着香轉身離開。

美樹感到有點驚訝。。。:「冴羽先生。。。!」

「嗯?」獠回頭。

「呀。。。不。。。別客氣。」美樹停下來,笑了一笑。

獠再次望向美樹,以平常不會出現的笑臉:「先走了。」

「路上小心。」美樹送他們出店外。

獠向前走,背向美樹,揮揮手。


回家的路上,香似醒還睡的,伏在獠的背上,一時說出無意識的句子,一時哼起歌來。

「今晚這條路變得好慢長,唉。。。」獠瞳孔移向這個醉醺醺的拍檔人,沈甸甸的繼續背着她走路。

「好。。。温暖。。。」「最。。。喜歡你。。。」香雙手環抱着獠,含糊的吐了幾個字。

獠吃驚的停了一下。。。「這傢伙。。。」有點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又有點窩心。。。

「最。。。喜歡。。。哥哥。。。」香再夢囈。。。

「。。。原。。。原來是。。。哥哥。。。」獠苦笑///
「我是笨蛋嗎?。。。唉(-_-|||」

「獠。。。大笨蛋。。。」香繼續說出無意識的字句。

獠:「。。。(¬_¬|||。。。」


好不容易,終於回到冴羽公寓。

獠背香到她的房間。
把香安頓在床上,替她脫去鞋子和外套,再用熱毛巾給她的臉擦一擦,然後蓋上被子。

獠關燈,轉身打算回自己的房間。

「獠。。。獠。。。」香嘴裡緩緩的,呼嚕呼嚕的叫了幾次獠的名字。

「你今晚叫我到底叫了多少次?睡着總是會駡人笨蛋的笨蛋。。。」因為整晚被駡笨蛋,獠有點洩氣。

「獠。。。。花球。。。採到。。。給你看。。。給你。。。。」香停不了的夢話,眼睛還是沒張開:「。。。看。。。杜鵑。。。」

「吓?!」獠沒好氣的回頭看一看,香手裡竟然真的拿着甚麼。。。

「這是?」獠彎下腰,輕輕的,打開香的手,她握着的是———

「。。。薄荷葉?!」。。。(¬_¬|||。。。

「原來是紅茶用的。。。薄荷葉。。。」獠心想,這傢伙甚麼時候拿的?剛才在Cat's Eye她都沒喝薄荷茶。

獠打算從香手上拿下薄荷葉的時候,他發現香的手背有水痕———

「咦。。。?!」房間沒開燈,有點暗,獠仔細看一看,香的眼底,有淚痕。

「剛才明明沒有的。。。」獠有點不安,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怎麼突然流淚了。。。」

正當獠在猶豫之際,本來平臥的香轉身,側向獠的一旁,捉緊着獠的右手。

「呀。。。怎麼辦。。。捉得好緊。。。」獠開始荒亂,想移開香的手又做不到。。。


「獠。。。留。。。」香的眼眶再滲出淚水。

獠看見這情景,呆站了一秒。。。然後,坐到香的床上,慢慢的躺在香的身邊。。。

獠的右手一直沒離開香。

獠把蓋着香的被子拿起一半,蓋到自己身上。

「這床真狹小。。。被子又那麼短。。。」
「移近一點吧。。。否則我會掉下去」
獠緩緩的,將身體移得更接近香。

香臉上的淚痕,獠用左手輕輕的擦去。

「。。。喜。。。歡。。。」香又再說夢話。

「想起哥哥所以哭吧?」獠傷感而温柔的凝視着香。

「獠。。。」香再絲絲絮語「。。。愛。。。你。。。」

「。。。。。。」獠這刻,睜大雙眼,說不出話來。

獠把左手放到香的髮上,輕撫一下,再落到腰後,慢慢的,緊緊的,擁她入懷。

二人此時,如戀人般,在床上貼着身體。

「這句話,明天到你醒來時,還會再跟我說一次嗎?」

獠在香的前額輕輕的印下一吻。

「這是給你搶到花球的讚賞。讓你當我一晚的新娘吧,純情版的。」獠偷偷微笑。


「雖然,這樣到明早的話,你一睜開眼,肯定會把我打個半死。」獠苦笑:「不過,算了,沒所謂啦。」


「晚安,最愛的拍檔。」

獠說罷,將自己的唇,重叠在香的唇上,沉醉在這難得的一夜。




初夏某夜。

氣温超出攝氏三十度。

萬年貧窮的冴羽家。

冷氣壞掉。






剛剛從浴室走出來,換上了睡衣,在陽台想偷一點涼風的香,

手執扇子,開始自言自語。。。


「好想換一台新冷氣啊。。。」


汗珠,從飄出洗髮乳香氣的髮絲緩緩落下。
香用手輕輕的將之抺走。。。



知道存款剩下不到三萬日元,無法預計下一次工作何時才會從天而降。。。

換一台冷氣?
對,非常奢侈!

「唉。」香繼續嘆息。

「而且,這裡有一個人明知沒有工作還過着不長進的生活。。。」

沮喪的眼神移向客廳上,在梳化抱着成人讀物,汗衣從肚子拉至胸口,臉朝天,呼呼開口睡得好甜的一個大男人。。。


「啪。」
被抱着的那書本,滑到地上了。


「討厭啊!!!」


香從陽台走到男人身旁,發現不止一本,是數本裸女圖集,早已從茶几掉落,散開一地。


緊握雙拳,緊閉雙唇,渾身崩緊的香,好想把眼前這個嘴巴打開來睡的男人狠狠的用大槌轟一下!

但是,她閉一下目,雙手放軟了,快要爆出來的怒火被壓抑下來。

「唉。」

香再嘆一口氣,蹲下身子,把那些讓人無奈的圖集撿起,弄整齊輕輕的放回茶几上。

「我的青春,難道只可以在收拾色情書刊退治色中餓鬼的日子中虛渡流逝?」

越想越生氣。。。

蹲着看這個男人,還是不變的酣睡相。

「睡相好醜!!不能睡得好一點嗎?」

看着這張臉,香禁不住伸出了拳,準備揮下去之際。。。

男人從仰睡中轉身翻向左邊,嘴巴動了數下,合上了,臉朝着香,不過,還是睡着。


香本來想將伸了出去的手收回,可是看到臉向着她的這個男人,那軟軟的黑髮垂下,蓋住了半張臉,然後,深邃的輪廓、細密的睫毛、筆直的鼻樑,那只有一線微開的嘴唇頓時變得充滿色氣。。。


「怎麼一下子跟剛才的睡相完全不同了?」

「害我想打他的醜臉來發洩也不行。。。」


香的手停住,心裡有點忐忑。

這一刻,空氣中瀰漫着一種氣息。



「這是。。。硝煙?還是。。。香煙的。。。氣味?」


好熟悉,卻又充滿距離感的味道。


「說起來,這麼多年,都沒有甚麼機會,靜下來好好的看這張臉。。。」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


香呆呆的,望着這一張讓她百感交集,又好像,有甚麼魔力的臉。


到底,望了多久?


無意識間,香修長的手指,好像被引力拉扯,嘗試觸碰男人的嘴唇。。。

甚至貪婪地,想把指尖獲得的觸感,帶引到自己的櫻唇上。。。


指尖貼上唇前的一秒間,香的理性,跑回來。


「我。。。我在幹嗎!?。。。」

香意會到自己做出了平日不會做的舉動,馬上將手縮回身後。

「我大概熱瘋了。。。」

汗滴零星的,在髮際流過。。。


看一看男人,表情沒變,依舊閉上眼晴,依舊是那張瞬間讓人迷惑的臉。

「還好,應該尚在睡夢中吧」

香轉過身,安心的輕吐了一口氣,想站起來



「好大膽的拍檔,想夜襲我嗎?」



深沈的聲音,輕輕的,這句對白突然從背後被送進香的耳渦裡。

「獠!?你醒了。。。?!」

香嚇了一跳。


「有人踫我的嘴唇,當然會醒.」 獠張開眼睛,輕輕一笑。


香望着獠,臉立即火燙。。。

「誰。。。誰要夜襲你這色狼!」

「只是因為。。。剛才。。。剛才看見你嘴角有沾了塵,幫。。。幫忙撥走而已」


獠望向香,香尷尬的往後想退。

獠抓了抓頭髮,慢慢的坐起來,香馬上想站起

可是

一隻手被捉住了。。。


「獠。。。」
香不懂回應。


「妳就不可以老實點嗎?」
獠苦笑着。


「想不想試?」
獠繼續說。


「試。。。甚麼?」
香充滿懷疑和焦慮的回答


「還用說嗎?」
獠漆黑的瞳孔上,快速地出現了野獸凝視獵物的眼神


「獠。。。」
香被獠的眼光逮住一樣,說不出話來。。。


獠沒有在意香的反應,就馬上把香拉近自己,讓她的膝蓋跪在地上

然後,一手擁着香的腰,一手輕撫着她的臉



髮絲和身體的乳香透進了獠的感官神經,刺激着獠的本能

香當然沒有反抗的餘地。。。



「獠,等。。等等。。。!我。。。」
香奮力想阻止這意料之外的場面


「到這個狀況,就應該率直一點吧」
獠認真的說


「可是。。。」
香盯着獠,不懂反駁


「不想?」
獠想確認一下


「不。。。我。。。只是。。。有點熱。。。」
香紅着臉,眼睛望向了側面


「到底想還是不想?」
獠再問


「。。。」
香的視線再次回到獠的眼睛


「閉上眼。」


獠簡潔的一句

決定了二人之後的劇情。






































「獠,身體。。。好熱。。。」


「嗯?」


「身體,好熱。」


「很正常。」


「獠?」





「因為今天,天氣很熱,不是嗎?」



















—— 汗水和情熱的・初夏之夜 ———





























| 主页 |


 主页  »下一页